首页>>正文

滴天髓

 

《四柱八字 滴天髓》
(滴天髓辑要 刘伯温著 (清) 相国海昌陈之遴素庵氏辑 )

【通天论】
欲识三元万物宗,先观帝载与神功。
天有阴阳,故春木,夏火,秋金,冬水,季土。得时而显其神功,命中天地元之理,悉本於此,日干为天元,地支为地元,支中所为人元。
坤元合德机缄通,五气偏全定吉凶。
地有刚柔,故五行布於东西南北,与天合德,而神其机缄,赋於人者,有偏全之不一,故吉凶定焉。
戴天履地人为贵,顺则吉兮悖则凶。
凡物莫不得五行,而戴天履地,惟人得五行之全,故为贵,其有吉凶之不一者,以其得於五行之顺与逆也。
欲与人间开聋,顺悖之机须理会。
不知命者如聋,知命者於顺悖之机而能理会之,庶可以开之耳。
理承气行可有常,进兮退兮宜抑扬。
翕辟往来皆气,而理行乎其间,行之始而进,进之极。则为退之机,如三月甲木是也,行之盛而退,退之极,则为进之机,如九月甲木是也,学者能抑扬其浅深,斯可以言命。
配合干支仔细详,断人祸福与灾祥。
干支配合,细详其进退之机。
五阳皆阳丙为最,五阴皆阴癸为至。
甲、丙、戊、庚、壬、
为阳;独丙火禀阳之精,而为阳中之阳。
乙、丁、己、辛、癸、为阴;独癸水禀阴之精,而为阴中之阴。
五阳从气不从势,五阴从势无情义。
五阳得阳之气,即能成其阳刚,不畏财煞之势,五阴得阴之气,即能成其阴顺,故木盛则从木,火盛则从火,金盛则从金,水盛则从水,土盛则从土,於情义之所在,见其势衰则忘之,若从得其正,亦未必於无情义也。
【天干论】
甲木
甲木参天,胞胎要火,春不容金,秋不容土,火炽乘龙,水荡骑虎,地润天和,植立千古。
甲为根干之木,纯阳之本,参天雄壮,火者,木之子也,旺木得火而愈敷荣,生於春,则助火而不能容金也,生於秋则助金而不能容土也,寅午戌丙丁多见而坐辰,能摄之,申子辰壬癸多见而坐寅,则能纳之,土气不乾,水气不消,则能长生矣。
辰为水库,能制火滋木,而土能泄火,则甲之根润,故不怕火,甲禄於寅,寅属艮,土厚,故能纳水。
乙木
乙木虽柔, 羊解牛,怀丁抱丙,跨鸡乘猴,虚湿之地,骑马亦忧,藤萝系甲,可春可秋。

乙为枝叶之木,柔如花卉,然坐丑未能制之,(丑未阴土,故乙能制。)如宰羊割牛,只要有一丙丁,则虽申酉之月,亦不畏怯,生於子月,(木叶凋零之时,水多益寒。)而又辛壬癸透者,则虽得午, 亦难发生,(乙虽生午,然午能泄乙,况一火不能敌众水也。)若甲与寅多见,譬之 萝附乔木,春月秋月皆可。
丙火
丙火猛烈,欺霜侮雪,能 庚金,逄辛反怯,土众成慈,水猖显节,虎马犬乡,甲来焚灭。

丙为焚烈之火,纯阳之性,故不畏秋而欺霜,不畏冬而侮雪,庚金虽顽,力能 之,辛金虽柔,合而反弱,土其子也,见戊己多而慈惠之德,水其君也,遇壬癸旺而显忠节之风,至丙遂炎上之性,而寅午戌更露甲木,(身旺遇印)则燥而焚灭也。
丁火
丁火柔中,内性昭融,抱乙而考,合壬而忠,旺而不烈,衰而不穷,如有嫡母,可秋可冬。

丁为温暖之火,其性虽烈而属阴,则柔而得其中矣,外柔顺而内文明,岂不昭融乎,乙乃丁之母,畏辛而丁抱之,不若丙抱甲而反能焚甲也,不若己抱丁而反能晦丁也,其孝异乎人矣,壬为丁之君,壬所畏者戊,外则抚恤戊土,使土不来欺壬也,内则暗化木神,使戊不能抗壬也,其忠异乎人矣,生於夏合,其焰不至於烈,生於秋冬,得一甲木,虽衰不至於穷,故曰可秋可冬,皆柔道也。
戊土
戊土固重,既中且正,静翕动辟,万物司合,水旺物生,火燥喜喜润,若在坤艮,怕冲宜静。
戊为山冈之,土非城墙之谓,较己土特高厚刚燥,乃己土之发源地也,得乎中气,而且正,大春夏则气辟而生万物,秋冬则气翕而成万物,故为司命,其气属阳,喜润下恶燥,坐寅怕申,坐申怕寅,盖冲则根动,非地道之正也,故宜静。
己土
己土卑湿,中正蓄藏,不愁木盛,不畏水旺,火少火晦,金多金明,若要物昌,宜助宜帮。

己为田园之,土其性卑湿,乃戊土枝叶之地,亦主中正,蓄藏万物,柔土能生木,非木所能克,故不愁木盛,土深能纳水,非水所能荡,故不畏水旺,无根之火,不能生湿土,故火少而光晦,湿土能润金,故金多而金之光彩,反精莹可观,此其无为而有为之妙用,若欲充盛长旺乎万物,则宜帮助为佳。
庚金
庚金带煞,刚强为最,得水而清,得火而锐,土润则生,土乾则脆,能胜申兄,输於乙妹。

庚乃阳金,是太白之精,带煞而刚健,健而得水,则气流而清,刚而得火,则气纯而粹,有水之土,能全其生,有火之土,能使其脆,甲木虽强,力足伐之,乙木虽柔,合而输之。
辛金
辛金软弱,温润而清,畏土之叠,乐水之盈,能扶社稷,能救生灵,热则喜母,寒则喜丁。

辛乃阴金,非珠玉之谓,特温柔清润耳,戊土多则埋故之,壬水多则秀故乐之,辛为丙之臣也,抚恤壬水,使不克丙火,而匡扶社稷,辛为甲之君也,合化丙火,使不焚甲木,而救援生灵,生於九夏,而得己土,则能晦火而存之,生於隆冬,而得丁火,则能敌寒而养之,故辛金生於冬月,见丙则男命不贵,(丙辛合而化水)虽贵亦不忠,女命克夫,不克亦不和,若见丁则男女皆贵且顺。
壬水
壬水汪洋,能泄金气,刚中之德,周流不滞,通根透癸,冲天奔地,化则有情,从则相济。

壬乃癸水之源,有分有合,运行不息,为百川,亦为雨露,不可岐而二之,壬水能泄西方金气,其德刚中而又周流不滞,若遇申子辰,而又透癸,则其势不可遏也,合丁化木,又生丁火,可谓有情,能制丙火,不夺丁之爱,故为夫义而为君仁,生於九夏,则巳午未中土之气,得壬水薰蒸而成雨露,故虽从火土,未尝不相济也。
癸水
癸水至弱,达於天津,龙德而运,功化斯神,不畏火土,不论庚辛,合戊见火,火根乃真。

癸乃纯阴而至弱,然上达天津,凡柱中有甲乙寅卯,皆能运用水气,生木制火,润土养金,如龙能运水,火土虽多不畏,至於庚辛,则不赖其生,亦不忌其多,惟合戊化火,必通火根,乃为真也。
【地支论】
阳支动且强,速达显灾祥。
子、寅、辰、午、申、戌、
阳也,其性动,其势强,其发至速,其灾祥至显。
阴支静且专,否泰每经年。
丑、卯、巳、未、酉、亥、
阴也。其性静,其气专,其否泰之验,每经年而始见。
生方怕动库宜开,败地逄冲子细裁。
诀曰:寅申巳亥,四生也;忌冲动。辰戌丑未,四库也;宜冲开。子午卯酉,四败也,有逢合而喜冲者,不若生地之必不可冲也;有逢冲而喜合者,不若库地之必不可闭也,宜详细裁之。

支神只以冲为重,刑与害兮动不动。
冲者必是相克,所以必动,至於刑害之间,又有相生相合者存,所以有动不动之异。
暗冲暗会尤为喜,彼冲我兮皆冲起。
如柱中所无,局取多者冲会暗神,比明冲明会尤佳,如子去冲午,柱中有寅与戌会者是也,日干为我,提纲为彼,提纲为我,年时为彼,四柱为我,岁月为彼,我寅彼申,是彼冲(克)我,我子彼午,是我冲(克)彼。
旺者冲衰衰者拔,衰者冲旺旺神发。
子旺午衰,则午因冲而本拔,子衰午旺,则午因冲而发福,余仿此。

【干支论】
阳顺阴逆,其理固殊,阳生阴死,其论勿执。

以天干布地支,而生死之道出焉,阳顺阴逆,其理非无出也,然甲木死於午,午为泄之地,理固然矣,乙木见亥,亥中有壬水,乃其嫡母,何为死哉,凡此皆详其干支轻重之机,母子相依之势,阴阳消息之理,而论吉凶可也,若专执生死推断,则误矣。
天全一气,不可使地道莫之载。
四甲四乙,而遇寅申,卯酉相冲,为地莫载。
地全三物,不可使天道莫之覆。
寅卯辰,而遇甲乙庚辛相冲,为天莫覆。
阳乘阳位阳气昌,最要行程安顿。
六阳之位,独子寅辰为阳方,乃阳位之纯,五阳居之,其旺无比,其行运最宜阴顺安顿之地。
阴乘阴位阴气盛,还须道路光亨。
六阴之位,独未酉亥为阴方,乃阴位之纯,五阴居之,其盛无比,其行运宜阳明光亨之地。
地生天者,天衰怕冲。
如甲子,丙寅,丁卯,己巳,皆支生日,如日主衰弱,而支逄冲,则根拔矣。
天合地者,地旺喜静。
如戊子(戊子癸水财),己亥(己亥甲木官,壬水财),壬午(壬午丁火财,己土官),癸巳(癸巳戊土官,丙火财)之类,皆支中人元与天干相合,此乃下财官,旺则得其用矣,不直冲坏。
甲申(申中庚生壬,壬生甲)戊寅(寅中甲生丙,丙生戊),是为煞印相生。
庚寅(寅中丙生戊,戊生庚)癸丑(丑中巳生辛,辛生癸),亦是煞印两旺。
上下贵乎情协。
天干地支,虽非相生,有情而不悖。
左右贵乎志同。
左右虽不全一气三物,化生而不错。
始其所始,终其所终,富贵福寿,永乎无穷。
年月为始,日时不反悖之,日时为终,年月不妒忌之。
凡局中所之神,本於年支,有所渊源,引於时支,有所归者,皆为始终得所,则富贵福寿,永乎无穷矣。

【形象论】
两气合而成象,象不可破也。

天干属木,地支属火,天干属火,地支属木,若见金即破,余仿此。
五气聚而成形,形不可害也。
如木必得水以生之,火以行之,土以培之,金以成之,五者聚而成形或过或缺则害,余仿此。
独象喜行化地,而化神要昌。一气者为独,曲直炎上之类是也,所生者为化神,化神昌旺,则其气流行。
全象喜行财地,而财神要旺。
三合者为全,主旺喜行财旺之地。
形全者宜损其有余,形缺者宜补其不足。
如甲木生於寅卯辰月,丙火生於巳午未月,皆为形全。
戊土生於寅卯辰月,庚金生於巳午未月,皆为形缺,余仿此。
【方局论】
方是方兮局是局,方要得方莫混局。
如:
寅卯辰,东方也,杂以亥卯未则太过,岂不为混局哉。
局混方兮有纯,行运喜南或喜北。
如亥卯未木局,混一寅辰,则太强,行运南北,则有纯疵,不能俱利。
若然方局一齐来,须是干头无反覆。
如木局木方齐来,须要天干顺序,行运不悖。
成方干透一元神,生地库地皆非福。
如寅卯辰全,而又干透甲乙一元神,复又遇亥之生,未之库,决不发福,方不可混以局也。
成局干透一官星,左边右边空碌碌。
如甲乙日遇亥卯未全,而又干透庚辛一官星,又见右寅,左辰,则名利无成,局不可混以方也,甲乙日单遇庚辛,则亦无成。
【格局论】
财官印绶分偏正,兼论食伤格局定。

自形象方局之外而格为最,格之真者,月支之神,透於天干也,(格局看月支要紧)以散乱之天干,而寻其得所附於提纲者,非格也,自偏正官财食伤印八格之外,若曲直等格皆为格,而以刑冲破害论者,亦不可言格也。
影响遥系既为虚,杂气财官不可拘。
飞天合禄之类,固为影响遥系,而非格矣,如四季月生人,只当取土为格,不可言杂气财官,戊己日生於四季,当看人元透出天干者取格,不可概以杂气论之,至於建禄阳刃,亦当看月令透於天干者取格,若不合形象方局,又无格可言,只取用神,用神又无取,只得轻轻泛泛,看其大势,以皮面上断穷通,不可执其格也。
(用神无取,便非好命,然亦有穷通。)
官煞相混来问我,有可有不可。
煞,即官也。同流同止,可混也。官非煞也,各立门庭,不可混也,煞重矣,官从之,非混也。官轻矣,煞助之,即混也。劫财与比肩双至者,煞可使官混也,一煞而遇食伤者,官助之,非混煞也,势在於官,官有根,杀之情依乎官,依官之煞,岁助之而混官可不也,势在於煞,煞有根,官之情依乎煞,依煞之官,岁忌之而混煞不可也,岁官露煞,干神助官,合官留煞,皆成煞气,不可使官混也,岁煞露官,干神助官,合煞留官,皆成官象,不可使煞混也。
伤官见官果难辨,可见不可见。
身弱而伤官旺者,见印而可见官,官以生印,印以扶身也,身旺而伤官旺者,见财而可见官,以财生官,且以财泄伤也,伤官旺,财神轻,有比劫而可见官,(官以制劫)日主旺,伤官轻,无印绶而可见官,(伤轻不能害官,无印则官不能印克伤。)伤官旺而无财,一遇官而有祸,(官必遇害)。伤官旺而身弱,一见官而有祸,(官能克身)。伤官弱而见印,一见官而有祸,(助印克伤)。大抵伤官有财,皆可见官,伤官无财,皆不可见官,又要看身强身弱,不必分金木水火土也,又日伤官用印,无财不宜见财,(身弱用印,见财破印)。伤用财,无印不宜见印,(身旺用财,见印则克伤,战财)。须详辨之。
从化论-真
从得真者只论从,从神又有吉和凶。

日主孤弱无气,天地人三元,绝无一毫生扶之意,财官等强甚,乃为真从也,既从矣,当论所从之神,如从财则以财为主,财神是木,又看意向,或要火,或要土,而行运得所者必吉,否则凶,从煞等仿此。
化得真者只论化,化神还有几般话。
如甲日主,生於四季,单遇一位己土,在月时上作合,(在年干不是)不遇壬癸甲乙庚(印,劫,官),乃为化得真,(庚能克甲)又如丙辛生於冬月,(化神要通月令)戊癸生於夏月,乙庚生於秋月,丁壬生於春月,独相作合,皆为真化,既化矣,又论化神,如甲己化土,土遇阴寒,要火为印,如土太旺,又要水为财,木为官,金为食伤,随其所在意向,合其喜忌,再见甲乙亦不以争合妒合论,盖化者,如烈女不更二囚,岁运遇之,皆闲神也。
从化论-假
真从之象有几人,假从亦可发其身。

日主弱矣,财官强矣,不能不从,中有所助者,便假,至於行运,财官得地,虽是假从,亦可富贵,但其人不能免祸,或心术不端耳。
假化之人亦可贵,孤儿异姓能出类。
日主孤弱,而遇合神,不能不化,但有暗扶日主,如合神虚弱,则化不真,至岁运扶起合神,制伏忌神,虽为假化,亦可取用,异姓孤儿,亦能出类,但其人多执滞偏拗,作事  ,骨肉刑克耳。
【岁运论】
休咎系乎运,尤系乎岁,冲战视其孰降,和好视其孰切。

日主譬如吾身,局中之神譬如舟马引从,大运譬如所历之地,故重地支,未尝无天干,太岁譬如所遇之人,故重天干,未尝无地支。必先明一日主,配合七字,推其轻重,看其行何运,如甲日以气机看春,以人心看仁,以物理看木,大率看气机而物在其中,遇庚辛申酉字,即看其和何令,又看春之喜忌,乃行运生甲伐甲之地,故详论岁运战冲和好之势,而得胜负适从之机,则休咎了然在目。
【何谓战】
如丙运庚年,谓之运伐(克)岁。日主喜庚,要丙降,在得戊(泄)得壬(克)者吉。(以克泄忌神之物为吉)。
如日主喜丙,岁不肯降,得戊己和之为妙。(太岁为专神,故以和解为上)
如庚坐寅年,则丙之力量大,岁自不得不降。(势大则太岁无权)可保无祸。
如庚运丙年,谓之岁伐(克)运,日主喜庚,得戊己以和丙者吉(通关)。
如日主喜丙,运不肯降,岁又不可制,(运管十年,与命较亲)。得戊己泄而助庚亦吉,若庚坐寅午,则丙之力量,大运自不得不降,亦保无患。
【何谓冲】
如子运午年,谓之运冲岁,日主喜子,则要助子,又得年干乃制午之神更妙,若午之党多,或干头遇丙戊甲者必凶。
如午运子年,谓之岁冲运,日干喜午而子之党多,干头又助子,必凶。
日干喜子,而午之党少,干头亦不助午,必吉。若午重子轻,则岁不降,亦无咎(其势已成,岁力不能为
【何谓和】
如乙运庚年,庚运乙年,则和(乙庚化金),日主喜金则吉,日主喜木则不吉。
如子运丑年,丑运子年,则和(子丑合而化土),日主喜土则吉。喜水则不吉。
 
【何谓好】
如庚运辛年,辛运庚年,申运酉年,酉运申年,则好。日主喜阳,则庚与为好,日主喜阴,则辛与酉为好。
【体用论】
道有体用,不可以一端论也,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。

有以日主为体,提纲之食神财官,皆为我用。日主弱,则提纲有物帮身,以制其强神者,亦皆为我用。有以提纲为体,喜神为用者,日主不能用乎提纲矣。提纲财官食神太旺,则取年月时上印比生助为喜神而用之。提纲印比太旺,则取年月时上食伤财官为喜神而用之,此二者,乃体用之正法也。
有以四柱为体,暗神为用者,必四柱俱无可用,方取暗冲暗合之神。
有以四柱为体,化神为用者,四柱有合神,无用神,即以四柱为体,而以化合之神为用。
有以化神为体四柱为用者,盖化之真者,化神即为体,取四柱中与化神相生相克者为用。
有以四柱为体岁运为用者,四柱中太过不及,用岁运琢削滋助有之。
有以喜神为体辅喜之神为用者,盖所喜之神,不能自用,则以为体,而用辅喜之神。
有以格象为体日主为用者,格局气象,及暗神化神忌神克神,皆成一个体段, 是一面气象,与日主无干,或伤克日主太过,或帮扶日主寸过,中间要辨体月,又无形迹,只得用日主自引生喜之神,别求一个活路,有用过於体者,如用食神,而财官尽行隐伏,则太发露浮散,有体用角立者,体用皆旺,不分胜负,行运又无轻重上下,则角立之,有体用俱滞者,如木火俱旺,不遇金土,则俱滞之,不可一端定也,然体用之用,与用神之用,有分别,若以体用之用为用神,固不可,舍此别求用神亦不可,只要斟酌体用真确,而取其最要紧者为用神,即二三用神亦得,须抑扬其轻重,母使有余不足可也。
【精神论】
人有精神,不可以一偏求也,要在损之益之得其中。
五行大率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,而土所以实之者也,有神足不见其精,而精自足者,有精足不见其神,而神自足者,有精缺神索而日主孤弱者,有神不足而精有余者,有精不足而神有余者,有精神俱缺而气旺者,有精缺而得神以助之者,有神缺而得精以生之者,有精助精而精反泄者,有神助神而神反毙者,皆无气以生也。凡此不可以一偏求之,俱要损益其进退,勿使过兴不及可也。
【衰旺论】
能知衰旺之真机,其於立命之奥,思过半矣。

旺则宜泄宜伤,衰则喜帮喜助,子平之理也,然旺中有衰者存,不可损也。衰中有旺者存,不可益也。旺之极者不可损,以损在其中矣,衰之极者不可益,以在其中矣。至於所当损者而损之反凶,所当益者而益之反害,此中真机皆能知之,何难於立命之微奥乎。
【中和论】
能识中和之正理,而於五行之妙,有全能焉。

中而且和,子平之要法,虽曰有病方为贵,无伤不是奇,然毕竟云:格中如去病,财禄两相随,则又中和矣,是必归於中和,乃为至贵,若身弱而财官旺也,取富贵不必於中也,用神强,亦取富贵不必於和也,偏气古怪,亦取富贵不必於中且和也,则以天下之财官,止有此数,而天下之人才,最邪巧也。
【刚柔论】
刚柔不一也, 不可制者,引其性情而已矣。
刚柔相济,不必言也,若夫刚者济之以柔,而不得其情,反助其刚矣,譬之武人而得士卒,则成杀伐,如庚辛生於七月,遇丁火而激其威,遇乙木而助其暴,遇己土而成其志,遇癸水而益其锐,不如以柔之刚者济之可也。壬水是也,盖壬水有正性,能引通庚之情故也,若以刚者激之,其祸可胜言哉!柔者济之以刚,而不得其情,反其柔矣,譬之妇人而遇恩威,则成***,如乙木生於八月,遇甲丙壬而喜则舒情,遇戊寅庚而畏则失身,不如以刚之柔者济之可也,丁火是也,盖丁火有正性,能定乙木之情故也,若以柔之柔者合之,其弊何所底乎,余仿此。
【顺逆论】
顺逆不齐也,不可逆者,顺其气势而己矣。

刚柔之道,可顺而不可逆也,源远流长,可顺而不可逆也,其势已成,可顺而不可逆也,权在一人,可顺而不可逆也,二人同心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
【寒暖论】
天道有寒暖,发育万物,人道得之,不可过也。

阴支为寒,阳支为暖,金水为寒,木火为暖,得气之寒,遇暖而发,得气之暖,遇寒而成,寒之甚,暖之至,内有一二成象,必无好处,若五行阳遇子月,则一阳後万物怀胎,阳乘阳位,可东可西,阴逄午月,则一阴後,万物收藏,阴乘阴位,可南可北。
地道有燥湿,生成品汇,人道得之,不可偏也。
过於湿者,滞而无成,过於燥者,烈而有祸,水有金生,遇寒土而愈湿,火有木生,遇暖土而愈燥,皆偏枯也,木火而成其燥者,言木火伤官要湿也,土水而成其湿者,言金水伤官要燥也,间有火土而宜燥者,用土而後用火,金燥而宜湿者,用金而後用水。
【月令论】
月令提纲,譬之宅也,人元用事之神,宅之向也,不可以不卜。

令星,乃命之至要,宜气象得令者吉,喜神得令者吉。故如人之家宅,支藏之人元,如寅中戊土丙火甲木,辨其孰为用事,则可以取格,可以取用,故如宅之向也。(如寅月生人,立春後七日前,皆值戊土用事,八日後十四日前,丙火用事,十五日後,甲木用事,知此则可以取格,可以取用矣)。
【生时论】
生时归宿,譬之墓也,人元用事之神,墓之穴也,不可以不辨
子时生人前三刻三分,壬水用事,後四刻七分,癸水用事,其与寅时生人,戊土用事何如 丙火用事何如 甲木用事何如 局中所用之神,与壬水癸水用事何如 穷其浅深,如墓之定穴,斯可以断人之祸福。
凡同年月日时,而百人各一应者,固当究其时之先後,又当论其山川之异,世德之殊。十有九验,其不然者,不过此则有官,彼则多子,此则多财,彼则妻美,小异耳。
夫山川之异,不惟东西南北,回乎不同,即一吧一家,而风声气习,不能一律也。世德之殊,不惟富贵贫贱,截然不侔,即同门同户,而善恶邪正,不尽齐也。学者察此,可以知兴替矣。
【源流论】
何处起根源,流向可方住,机括此中求,知来亦知去。
不必论当令不当令,以取最多旺,可为全局祖者宗为源头,看此源头,流到何方,流去之处,若是所喜之神,即在此住了方为妙也。

前一篇:六十甲子纳音 后一篇:四柱排法